回应重大关切 依法履职尽责——人大代表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
在每年必去的这个代表团,习近平强调做好四篇文章
李克强:这笔资金中央一点不留,省里也只做“过路财神”

男子与放高利贷人员“商谈”时喝药自杀 邛崃市警方:不予立案

发布时间:2020-01-13  来源:天涯论坛  字体大小[ ]

  原标题:关于邛崃市公安局对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威胁恐吓、涉黑涉恶致人死亡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作为、乱作为”的举报材料

  我是受害人张波的父亲张子明(邛崃市人)。2019年6月15日,吴X、杨X、曾XX(邛崃市人)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涉黑涉恶、威胁恐吓致受害人张波(邛崃市人)死亡。邛崃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于 2019 年 7 月 28 日以无犯罪事实为由,出具了邛公(文)不立字[2019]63 号不予立案通知书,作出不予立案决定。庚及举报人向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和邛崃市人民检察院提交举报材料后,邛崃市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12月30日向举报人出具了邛检信访答[2019]31号信访答复函,仅凭吴X、杨X及邛崃市公安局的一面之词,未亲自调查和核实受害人家属及家属提供的证人、证据,就武断地作出未发现有刑事犯罪事实需要立案监督的线索的答复。

  邛崃市公安局对吴X、杨X、曾XX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涉黑涉恶致人死亡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作为、乱作为,而邛崃市人民检察院作出未发现刑事犯罪事实需要立案监督信访答复函前未进行深入调查,偏听偏信,未履行检察机关的监督职责。

  一、吴X、杨X、曾XX向受害人张波及其妻子陈燕非法高利放贷的犯罪事实。2015年2月,受害人张波认识职业放贷人吴X和杨X,因受害人生意资金周转困难,开始向被控告人吴X、杨X借款,吴X、杨X规定月利率 7%。受害人张波和前妻陈燕从 2015 年 2 月起多次向杨X、吴X借款,根据现有张波与陈燕的银行流水和微信记录,结合陈燕的回忆,杨X、吴X共计向张波、陈燕支付借款 1060316 元(包括 30 万元购房款在内),在此期间,杨X还强买强卖,威胁张波和陈燕必须将陈燕名下的房屋连装修和家具家电一并出售给他,最终以人民币 54 万元低价收购了陈燕名下房屋一套(面积 215 ㎡,当时的市场价格约为80万元),借款 1060316 元减去房屋折价 540000 元,实际借款 520316 元。杨X、吴X共计从张波、陈燕及其客户处收走 1026816 元,多收 506500 元(还未计算张波给吴X出具的借条 39.8 万元),月利率高达 7%,明显高利放贷,并存在有严重的砍头息情形。

  二、吴X、杨X、曾XX向受害人张波及其家庭暴力讨债、涉黑涉恶、威胁恐吓致受害人张波死亡的犯罪事实。2019 年 6 月 14 日晚上,在受害人张波妻子陈燕微信支付吴X 3500 元后,吴X与张波达成共识,一周内再支付 6500 元利息。15日早上(未到支付时间),吴X得知张波酒厂当日要出货 2000 多件,便改变主意,将其所有的川 A41Q2P 货车和一辆别克轿车开到四川省神洲春酒业有限公司大门口,一左一右停放,将厂门口堵死,然后给张波打电话,要求张波当日归还 10 万元,并语言威胁张波,不按其要求还款,就休想出一件货。张波接到电话后,四处想办法筹钱未果,曾XX及其女儿和吴X母亲还到陈燕娘家威胁。上午 11 点左右,张波、陈燕被迫被吴X和杨X约在南岸水榭茶楼“商谈”还款事宜。吴X坚持要求张波归还 10 万元后才挪车,张波无力准备 10 万元,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吴X、杨X要求张波必须还款、并不让张波和陈燕离开,连午饭都没让吃。下午,吴X又改变要求归还 10 万元的主意,变本加厉要求当天必须归还 30 万元。三点左右,因为两个小孩都哭,才让陈燕就先回家,张波被继续扣留“商谈”还款。晚上八点半左右,张波叫在茶楼的熟人刘德祥把车子给他用一下,吴X、杨X不让张波离开,张波说出去耽搁一下,保证回来,车还堵在门口,不回来也解决不了事情,吴X、杨X才勉强同意。张波离开南岸水榭茶楼后,回家取走身份证,并买了农药和汽油。吴X委托刘德祥电话通知张波去茗隐茶楼的包房继续“商谈”。九点三十分左右,张打电话告诉陈燕,吴X和杨X他们要把他逼死,让陈燕把小孩照顾好,然后就挂掉电话,九点四十八分左右,张波与吴X、杨X在茗隐茶楼银针苑包房内“商谈”归还借款无果,张波被逼无奈,当面喝了农药和汽油,经送邛崃市医疗中心医院抢救治疗,于 2019 年 6 月 16 日凌晨四点过抢救无效死亡。

  三、邛崃市公安局对吴X、杨X、曾XX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涉黑涉恶致人死亡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作为、乱作为”。杨X与吴X系亲家关系,吴X与曾XX系夫妻关系,三人在邛崃当地职业放高利贷,月利率高达7%,吴X和杨X负责放款,曾XX参与催债,很多因赌博或者生意周转困难都找他们高利借款。如有欠款不还的债务人,他们会用各种威逼手段给债务人施加压力,堵门、扣人、尾随、辱骂等威胁恐吓,老百姓都知道他们在公安局“有人”,不敢声张。被控告人吴X、杨X、曾XX长期放高利贷,收取高额利息,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涉黑涉恶。2019 年 6 月 16 日,案发第二天,家属就向邛崃市公安局报案,邛崃市公安局在未拿到尸检报告的情况下,于2019年7月18日作出邛公(文)不立字[2019]63号不予立案通知书,认为无犯罪事实,未对吴X、杨X、曾XX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侦查。举报人认为邛崃市公安局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条的规定做到秉公执法、办事公道。当时现场只有吴X、杨X及张波,没有监控,现在张波已去世,死无对证,吴X、杨X当然不会承认有争吵、打斗、威胁、恐吓、教唆他人自杀等行为。但是张波出事当天一早公司大门就被吴X等人开车堵死,货物无法运出,张波还接到吴X威胁、恐吓的电话、微信,吴X威胁称不拿钱就不发货,并从当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就被限制人身自由,诸如此类的威胁、恐吓等行为实际上从2019年6月15日早上一直持续到事发之后。而邛崃市公安局只对自杀当时及所在空间就作出判定,只对事发当晚在铭隐茶楼发生的事情进行调查,未将前因后果调查清楚,是典型的“不作为、乱作为”。家属于2019年6月21日就向邛崃市公安局申请进行尸检并确定由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进行尸检,但尸检报告久久未作出,家属再三询问,最终在2019年12月10日才在邛崃市公安局文君派出所问到尸检结果,还是家属主动前去询问才拿到的,而尸检报告显示作出时间是2019年11月13日,这更是典型的“慢作为”。举报人不清楚为何尸检进行了长达五个月之久的时间,也不清楚邛崃市公安局为何在报告出具一个月之后才“被动”提供给家属?但从鉴定意见通知书的内容来看,邛崃市公安局认定张波是在与吴X、杨X商谈债务纠纷过程中服毒死亡,恰好证明吴X、杨X与张波的死亡有因果关系,这是否与其不予立案的理由自相矛盾?另外,举报人及其他家属多次向邛崃市公安局反映情况并提供了多条线索及证据材料,但邛崃市公安局并未进行调查,对相应证据材料也未予核实、采信,最终在尸检报告未出具、未查清案件事实又无视现有对吴X、杨X、曾XX不利证据的情况下,作出了不予立案的决定,邛崃市公安局的行为完全是对吴X、杨X、曾XX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涉黑涉恶致人死亡的违法犯罪行为的“不作为、乱作为、慢作为”。

  四、邛崃市人民检察院作出未发现刑事犯罪事实需要立案监督信访答复函前未进行深入调查,偏听偏信,未履行法定监督职责。2019年12月6日,举报人向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提交了《关于举报吴X、杨X、曾XX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涉黑涉恶致人死亡的违法犯罪材料》,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定邛崃市人民检察院监督公安机关依法办理该案。2019年12月30日,邛崃市人民检察院向举报人出具了邛检信访答[2019]31号信访答复函,认为张波通过自己购买敌敌畏、汽油,然后到铭隐茶楼找到吴X、杨X,并要求二人一起进入茶楼包间,邛崃市公安局通过调取监控、询问证人,没有发现当时有争吵、打斗、威胁、恐吓、教唆他人自杀等行为,根据目前调查取证情况,未发现有刑事犯罪事实需要立案监督的线索。如前所述,邛崃市公安局只对自杀作出判定,只对事发当晚在铭隐茶楼发生的事情进行调查,未将前因后果调查清楚,实际上举报人提供的多组证据材料能够证实吴X、杨X、曾XX存在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涉黑涉恶致人死亡的违法犯罪行为,而邛崃市人民检察院只采纳邛崃市公安局现有的证据材料,至今未对受害人家属和举报人提供的现场相关证人及相关证据材料进行调查。张波是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上有老下有小,而且还是酒厂负责人,不是被逼到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绝不可能自己服药自杀。张波被逼选择的自杀方式是喝农药,若选择跳楼,结局如何?张波以死终止和揭露“套路贷”真相,虽然自杀方式不同,但性质一样,张波未选择跳楼方式自杀,说明他至死都相信政府能扫黑除恶,不忍更多浪费公共资源。试问:如果死者张波一心想自杀,那么他中途出去会直接选择自杀,不必折返回茶楼再自杀,或者买了药和汽油直接到别的地方自杀。正因为折返回来,是张波真不想死,他想以生死来阻止吴X、杨X等对他的威胁恐吓,达到活下去的目的。但他没有想到,在茶楼包间,沒有第三方人员的情况下自杀了,在这特定的时间和空间,说明吴X、杨X把生命当草介、置若罔闻,不难想到他们会变本加厉的继续威胁恐吓,就算是没发生肢体冲突,也会有恶语刺激,是极其残忍的不还30万绝不罢手的魔鬼,没有丝毫怜悯一条鲜活的生命,逼迫张波在他们眼前死亡。如果死者张波选择跳楼,我们相信吴X、杨X等会在公众压力下选择保护生命,那么张波他不会死。请问:死者张波从中途出去买药和汽油后,折返回茶楼喝药前这段时间与如果张波选择跳楼,在前爬上高楼到跳楼前这段时间有何区别?显而易见,邛崃市人民检察院自己沒有经过调查、没有亲自经到现场、没有与相关证人核实证据等,以“邛崃公安的意见”就武断出具结论,这是对生命不负责的渎职,完全是歪曲事实,无视客观情况和举报人提交的举报材料及相关证据,未依法履行检察院的监督职权。

  五、我们的诉求和请求。综上所述:吴X、杨X、曾XX等人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涉黑涉恶、威胁恐吓的犯罪事实已发生,并已造成了受害人张波死亡的严重后果,依法应当立案侦查,追究其刑事责任。吴X、杨X在当地长期放高利贷,月利率高达 7%,并存在有严重的砍头息情形,对债务人进行暴力催收,在当地形成非常坏的影响,这种行为是当前中央和省委“扫黑险恶”重点对象。而邛崃市公安局于 2019 年 7 月 28 日以无犯罪事实为由,以邛公(文)不立字[2019]63 号不予立案通知作出不立案决定,邛崃市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12月30日向举报人出具了邛检信访答[2019]31号信访答复函,认为未发现有刑事犯罪事实需要立案监督的线索,与当前中央和省委打黑除恶政策对立,更让我们无处伸冤,至今受害人张波的遗体仍停放在殡仪馆未作处理。

  为保障公民的生命安全,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举报人要求对吴X、杨X、曾XX等人进行依法立案专案侦查,严惩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并依法查处邛崃市公安局“不作为、乱作为、慢作为”的行为,打击“保护伞” ,为社会扫黑除恶。

  举报人: 张子明

  联系电话:13982156899

  本文来源:天涯论坛

中国法制新闻网摘编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