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在国务院第四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习近平同圣马力诺执政官就中圣建交50周年互致贺电
深化“放管服”改革 促进外贸外资行稳致远

铁矿遭疯狂超采,宁夏一座山都快被挖“丢”了

发布时间:2021-04-01  来源:新华网-经济参考报  字体大小[ ]

  原标题:宁夏一座山都快被挖“丢”了

  宁夏一座山都快被挖“丢”了

  中卫市北山铁矿遭疯狂超采

  当前,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首得黄河灌溉之利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被确定为先行区,力图做出示范、创造经验、打造样板。

  但就在宁夏上下齐心欲以“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作风推进各项工作之际,一个在中卫市盘踞多年的企业,其涉嫌“过量开采、界外盗采甚至无证开采铁矿”的行为不仅未得到遏制,反而以更加猖獗的姿态在“政策收紧期”对铁矿进行采挖,有当地群众戏称为“抓铁矿石有痕、践踏生态留印”。

  记者历经两个半月的卧底调查发现,在生态环境极度脆弱的宁夏中卫市,因古代铜矿遗址而闻名的照壁山,正在慢慢消失,目前盗采行为延伸到了内蒙古自治区。

 

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额里斯镇的铁矿正被盗采。记者 程子龙 摄

  一座山都快被挖“丢”了

  中卫市是黄河进入宁夏的“第一站”,因此有“天下黄河富宁夏,首富中卫”之说。中卫北部山区是黄河冲积平原向腾格里沙漠过渡地带。这里虽然矿产资源丰富,但生态环境却极度脆弱,乔木和灌木在这里很难正常自然生长,只生长沙蒿、猫头刺等植物,覆盖率不过15%的植被,即使在夏季也较难形成大面积连片绿色植被。

  从这里穿过的“镇照公路”可直达内蒙古阿拉善盟,在公路左侧就是因古代铜矿遗址而闻名的照壁山。正面看去,山形可辨。可山后却触目惊心:劈山而开的公路交错蜿蜒,一个又一个巨型矿坑像鬼怪的血盆大口,成堆的铁矿石块和粉绵延堆砌,烟尘弥漫、满目疮痍之下,大片的山体竟已不知所踪。山前大致完整的轮廓像一块山形板遮住了后面丢失山体的部分。有群众惊呼:“照壁山丢了。”

  记者2020年11月来到这里采访,在长达两个半月的时间里,眼见照壁山日渐缩小。记者曾亲眼看到:半山腰,一台大型挖掘机扭动着屁股挖个不停,山下一辆装载机在铁矿石堆间穿梭,10多名工人徒手选矿,一辆越野车扬起灰尘停在工棚边,而一头麋鹿却向远方退却,消失于旷野。

  与此同时,中卫麦垛山区域的铁矿也在被大量采挖。此地铁矿埋在低丘沙层下几米至十几米深,出产的部分矿石品位甚至高过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为躲避执法,这里挖矿和拉矿都选择在晚上进行。夜幕降临,大型挖掘机便开始工作,大块的铁矿石被掀起来,一辆接一辆的大型货车将铁矿石运走。

  由于过量采挖,沙丘上深壑纵横,在黄河流域留下一道又一道无法愈合的创口。

 

照壁山后面,大片山体已不知所踪。记者 程子龙 摄

  这里的高品位铁矿石每吨可卖400多元。而铁矿粉是高标号水泥的必需原料,市场价每吨也在50至140元之间。

  在中卫市沙坡头区甚至滋生了铁矿石存储、加工和销售的地下黑市。记者曾在深夜里跟随拉矿车辆,驶进中卫市沙坡头区镇罗镇工业园区。这里至少有三个存矿点。一名为“卢四”的贩矿人储矿最多,他的储存地铁矿石块和粉渣堆成一座座小山,有的有五六万吨之多。

  在麦垛山区域,记者还发现一个数十万吨的铁矿粉堆,隐藏在一个“山龙肉牛养殖专业合作社”里。合作社负责人称,他的铁矿粉不卖给外人,全部供给当地一家水泥厂。

  记者甚至在几十公里外的内蒙古阿拉善盟孪井滩生态移民示范区内,找到了一个存有大量铁矿石的矿场。

  以采矿证作掩护 以“恢复治理”当幌子

  到底什么人在挖铁矿?记者调查发现,在那里开采铁矿的主要有几名当地老板,被当地人称为“四大金刚”:李万林、王国忠、杜永忠和吴占伟,他们都有自己的开采队伍。

  这些大规模采挖铁矿资源的实体或个人是否有合法合规开采证照?种种线索的焦点都指向了宁夏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宁钢集团)及其关联企业。

  宁钢集团成立于2009年6月,是宁夏最大的现代化钢铁企业,占地3300亩,由宁夏昊丰伟业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昊丰伟业)和其实际控制人曹广江共同出资组建,号称投资13亿元。

  虽然曹氏企业的主体业务越来越侧重宁钢集团,但2004年成立的昊丰伟业一直存续运营,并拿下了中卫北山两个铁矿开采许可证,以此开采部分铁矿石供应宁钢集团。

  当地“四大金刚”的采挖铁矿生意,均是围绕昊丰伟业的采矿证而设计的——他们直接或间接与昊丰伟业签订了采矿合同或矿坑“恢复治理”协议。

  根据宁夏回族自治区自然资源厅在网上公布的情况,昊丰伟业的两个采矿证首次取得时间均为2009年10月,一共所载4个采矿区块。其中北山铁矿1-3区块证号为C6400002010022130055552,有效期至2019年12月2日;北山铁矿4区块证号为C6400002010022130055553,有效期至2021年12月2日。

  天眼查显示,由昊丰伟业和曹广江共同出资成立的内蒙古阿拉善盟华隆矿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隆公司),还拥有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腾格里道玉济敖包铁矿的探矿权。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获悉,早在2013年3月,昊丰伟业就与李万林签订了一份照壁山区域的《矿山探采承包合同》,标明坐标是北山一区块的位置。李万林自己讲述,他还为此交了2000多万元承包费。合同中,昊丰伟业把矿山承包给李万林开采,让其承担开采的设备、技术及劳务费用支出,同时还要求其“独立承担一切风险责任”,包括“矿区生产和运输作业中发生的一切伤亡事件。”

  虽然采矿证上3个区块每年采矿量总共核定为2万吨,但为满足宁钢生产所需,昊丰伟业却要求仅一区块每年就要向其交付10万吨铁矿石,而且品位在40%以上,如果达不到,则“应向甲方承担按每吨300元计算的违约金。”知情人描述,如果不超采甚至是盗采,根本完不成合同任务。

  合同中对低于40%品位的铁矿粉也要求运至昊丰伟业的选矿厂精选。“乙方不得将所采铁矿石、矿粉(渣)以任何方式转移给甲方以外的第三方,必须全部交给甲方”。

  昊丰伟业以“收购”的方式获得乙方挖掘的铁矿石,具体价格临时商定。双方不顾采矿证的年限限制,自行约定合同长期有效:“直到矿区范围内的铁矿石采完为止。”

  昊丰伟业还分别与王国忠和杜永忠就麦垛山区域的不同采矿点,签订了相似的《矿点矿渣、粉销售及矿坑恢复治理协议》。协议中昊丰伟业不但不给乙方治理费用,还要求和承包人分享矿渣、粉的销售利润,令其将费用“缴入甲方公司财务”。

  承包采矿权的乙方靠什么获利?合同中默许承包方在缴纳“恢复保证金”15万元后可继续采矿。

  合同显示,昊丰伟业把恢复治理的责任推给了承包方:要求其“严格按照《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方案》施工、回采、回填和边坡修复,满足相关部门验收要求。”

  吴占伟则通过与合伙人杜永忠签协议的方式,间接参与到矿产开采生意中。

  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有采矿证作掩护,但相关企业和个人仍涉嫌越界盗采和过量开采。

  记者与一家测绘公司一起对照壁山上的7个采矿点进行了选址测量,勘测定界技术报告显示,“开挖块区与原坐标区域严重不相符”“现开挖面积离原矿区坐标点距离为540米。”这说明,采矿许可证所示范围,并不在照壁山。自然资源部全国矿业权人勘查开采信息公示系统中的地图,也证实了采矿许可证的范围不在照壁山,而是附近。因此有群众称“宁钢集团留着自己的矿,挖着国家的矿。”

测绘公司提供的对比图显示,昊丰伟业采矿许可证标明的位置并不在照壁山。

  据知情人揭露,曹广江实际控制的华隆公司虽然只拥有内蒙古境内一处铁矿的探矿权,但在2013年左右,曾有人在那里把守挖掘铁矿,挖出的上百万吨铁矿不知运往何处。

  昊丰伟业在中卫北山有两个铁矿开采许可证,一个年开采规模为2万吨,一个为6万吨,年开采规模合计为8万吨。两证设立时总储量只有48.5万吨,但多年来的开采总量却大得惊人。

  一测绘公司现场测量后,分别给出了麦垛山、照壁山两区域铁矿被挖走的采矿土方量,这两个地方的总和约为680万立方米。当地一位业内人士给记者推算,这680万立方米矿土含铁矿石约为1000万吨。这些量如果严格按采矿许可证限定每年只可挖8万吨,需要挖约120多年。记者了解到,昊丰伟业在中卫北山有两个铁矿开采许可证,都是在2009年通过拍卖取得,至今只有11年时间。

  一位知情行业管理人士认为,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含铁量高的铁矿石还是含铁量很低的铁矿粉,都被拉走了。即使含铁量很低的铁矿土,也是很好的建材原料。

  宁钢集团宣称,现有铁矿石贮藏量达1.5亿吨,建设有3个选矿厂,年生产铁精粉能力为60万吨。而据专业人士根据金属平衡理论测算,出一吨铁精粉,需要品位35%的铁矿石原矿1.83吨。

  此外,该测绘公司现场测量显示,内蒙古道玉济敖包铁矿被挖走的采矿土方量约500万立方米。昊丰伟业关联方华隆公司只拥有道玉济敖包铁矿的探矿权,并无采矿权证,按照规定,只有探矿权不得开采。

  政府部门回应:涉事企业在被罚5万后系“正常开采”

  记者调查了解到,为躲避执法检查,盗采者在中卫北山自行组织了一支由多人组成的矿山执法队伍,他们自称为“矿山安全监督员”,包括范某华和李某红等人。这些人有权进入矿点对承包人的行为进行检查,遇到可疑人物,将被这些人“执法”。

  有关企业是否对矿山进行复垦?昊丰伟业做了两个矿区的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土地复垦《方案》。可有业内人士指出,根据2014年出台的《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编制土地复垦方案是申请采矿权或延续采矿权的前置要件,昊丰伟业这个复垦方案,就是为延续采矿证而做,并非真的要保护矿山和土地复垦。果然,清晰表明要继续开采北山铁矿的《方案》,也顺利通过了中卫市自然资源局组织的“专家评审”。

  中卫北山的铁矿涉嫌被过量、界外盗采甚至无证开采,当地政府监管部门是否知晓?

  中卫市自然资源局副局长祁少波表示:中卫市北山有四个铁矿采矿区,对于照壁山区域的一采区,从2009年设矿到现在就没开采过,2019年,一采区被划在铜矿文物遗址保护区内,铁矿也就关闭了,二三采区,因为中卫工业园区扩建占用了矿区,所以从2013年到现在也没采。

  祁少波补充说:麦垛山区域的第四采区有10个采矿点,2019年发现其中一个采矿点发生了越界开采,当时对昊丰伟业罚款5万元,责令其恢复治理;目前第四采区属于“正常开采”,另外他们也接到了群众举报,将会同上级部门联合调查。

  中卫市自然资源局局长姜守清曾在2020年11月对记者介绍:因中卫要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市,已争取资金对遗弃矿山进行修复,过去的一些废弃矿山已经全部关闭,“现在矿山没开,也不存在盗采”。

  宁钢集团董事长曹广江对记者回应称:集团有中卫市北山铁矿采矿权,但至少六七年没采了,也未承包给别人;至于内蒙古自治区界内的铁矿,“证是从别人手里买过来的,被挖走的铁矿也是此前别人采的”,他记不清是探矿证,还是采矿证。

  2021年1月,在宁夏中卫采挖铁矿的行为延伸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在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额里斯镇,多年前遭受盗采的痕迹还清晰可见。此次有人指挥着多台挖掘机和铲车在挖掘铁矿。采挖使原来的矿坑增大,平整的沙丘再次遭到“开膛破肚”。天眼查和全国矿业权勘查开采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这里仅有探矿权。

  记者发现,这次跨省(自治区)挖掘铁矿依然是打着“治理”的旗号。早在2020年10月,华隆矿产就给阿拉善盟腾格里经济技术开发区自然资源局递交了《关于对腾格里道玉济敖包铁矿详查探矿权遗留地质环境问题进行治理的请示》。在一份华隆矿产给特莫乌拉嗄查委员会的请示上,有负责人不具名批示“同意复坑,不得破坏周边植被”。

  令人意外的是,超挖甚至是盗采情况下,昊丰伟业的采矿许可证还是再次得以延续。《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昊丰伟业在自然资源部全国矿业权人勘查开采信息公示系统中的信息在2021年1月得以更新,本来在2019年12月就到期的中卫北山1-3区块采矿许可证,有效期变成了2021年12月。(记者 程子龙)

中国法制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